2号站娱乐

2号站娱乐 游记攻略慕士塔格峰

慕士塔格的故事 时间都知道

作者:     5121人关注 2020-3-28 09:49
本文作者 / 宁宝2019年慕士塔格峰攀登队员凯途高山已获授权转载
2号站娱乐 “王红我会不会有幻觉?”

“我怎么知道。”

2号站娱乐“万一真的幻觉了怎么办?”

“跟着我走。”

“然后呢?”

“没有然后。”

2号站娱乐“可是我都幻觉了呀...”

“听我的话,跟着我走。其他不要想。”

“这样就可以了?”

“对。”

“好。”

或许这就是传说中那种,毫无保留的信任。

正文|
时间过的好快,回来已经数周,曾经澎湃的心境逐渐和缓,一度黝黑的脸色日趋自然,嘴唇上硕大的水泡也早就消失不见。但慕士塔格的颜色,慕士塔格的味道,慕士塔格的温度,慕士塔格的人,慕士塔格的旱獭,慕士塔格的骆驼,慕士塔格早上叫我起床的牛,还有那只会在我们上课的时候来巡视球帐跟我们一起听讲,甚至跑到小伙伴的里下了三个蛋的鸡~~~一切的一切,怎么是说过就能过去,说忘就能忘记的啊……

思绪飘回2019年7月11日,荣耀的登顶日之后正在下撤。下午,不知道几点了,手机没有电…c1到abc的大下坡,最后一段路,下一站就是大本营。偏偏因为错穿了一双稍大的袜子,我的右脚小趾外侧和和左脚第二个趾头的指甲盖里分别磨出一个水泡,一边一个,从c3开始,被高山靴粗糙的内里硬生生的挤压着,走起下坡路来可真是钻心的疼。除了体能的消耗,每往下走一步都要付出精神上的巨大努力,怎么办呢,还不是只能咬着牙,死扛着。虽然在c1换了徒步鞋脱了袜子之后有所改善,但是治标并没有治本,行进速度依然不乐观。

而且神奇的是,我一路往下走,基本上所有往上走的人都在主动跟我说话。究竟是因为我被晒的太黑了还是因为走的实在太慢?二拉的川藏队,冲顶的大飞哥,还有其他不知道处在哪个阶段的我不熟悉的队伍的向导和队员们,大家都恭喜我们全队登顶,然后互相说了些鼓励的话便挥手作别。甚至还有人问我,你就是那个包上拴着一个铃铛的对吧~~叮铃叮铃,是的这就是我~~~遥想第一次上c1的时候正是在这个大坡上遇到冲顶成功下撤的川藏队,类似的场景,只是互换了位置。那个时候感觉冲顶下来的都是英雄超级厉害,现在觉得自己好像也挺萌~

2号站娱乐 慕士塔格的太阳真不是盖的,喘着粗气已经乏到顾不上防晒,铺天盖地的阳光好像一把锋利的小 dao一样轻盈但干脆的撩拨着我的皮肤,恍惚间都能感觉到暴晒下的表皮如同贫瘠缺水的土地一般干涸爆裂开去。很疼,但并不是最疼的。最疼的是我的脚,脚上那两个晶莹剔透水汪汪明晃晃的泡。

继续努力往下挪。大腿前侧据说名叫股四的地方已经酸痛的基本上要离我而去不听使唤了。这条路怎么这么长,往上走的时候都没有这么难啊~~~回头望望,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下来的,往前瞧瞧,更不敢确定自己之前这一路是怎么上去的。

回首往事,慕士塔格的种子应该是一年前在珠峰种下的。18年6月凯途和王红促成了我的第一座6000米,过程相聚甚欢结果尽如人意,顺理成章便有了更高的梦想。于是,一年后的19年6月,花了整整两天,我从东南沿海的横跨到祖国最西端的喀什。

2号站娱乐慕士塔格,我准备好了吗!

6月27是集合日,第二天大家从喀什驱车204公里之后到达一个叫做204的地方,没错,这里正是因为距离喀什204公里而得名。海拔约3700米,是慕士塔格攀登的前哨站。我们要在这里过一夜。

2号站娱乐 为了更好的适应海拔和更有效率的攀登,今年是凯途第一次在204建营,之前是要到200公里之外的塔县过夜,第二天再回到204开始往上走。不得不承认,凯途的营地还是挺气派,美中不足的是厕所实在太远了~~~

2号站娱乐 刚到不久就变了天,小冰球球砸的乒乓响,云雾升腾迅速编织出一张厚厚的面纱把慕士塔格顶峰深深的藏了起来。

很神奇的是当天晚上并没有睡在帐篷里。第二天一觉醒来惊喜的发现昨天深藏不露的顶峰已然云开雾散,慈祥的Ata终于得以真容相见。不久便得知一期队友顺利登顶的好消息,大家诚心祈祷我们冲顶的那天也有这样的好天气。

当然,应验了~

这是我的向导王红。他有个神奇的姓氏,所以其实跟我并不是本家。不要被这张笑眯眯的照片所蒙蔽,他平时大多数时候还是顶着一张严肃的poker face。毕竟,高海拔攀登,这是一件特别严谨需要用心对待的事情。这已经是第二次跟他了。第一次认识是在18年6月的格尔木。虽然年轻,但是认真、专业,挺靠谱。玉珠峰一别,一年没见了。知道明天他会下来接我们上大本营,嗨森~~

6月29上午10点多,204出发,目标是11公里之外海拔4400的大本营。路挺好走,顺着电线杆朝着山走便不会迷路。可是为什么这么热!拉开拉链扯下帽子依然无济于事,最终只能脱下换上防晒的皮肤风衣才能好好走。

2号站娱乐 走着走着,看见山上开下来一辆车,远远的,车停下了,车上跳下来一个人,车开走了,人还在那,就在路的对侧,静静的站着。是错觉吗,还是隐隐约约确确实实感觉到空气里传来丝丝缕缕藏不住的笑意?虽然隔了一点距离,虽然背着光,虽然热的泪眼朦胧,一切的一切竟一点都不妨碍我清楚的知道,那个人是谁。时至今日依然能够清楚的回忆起那个情景,嘴角还是会不自觉的上扬,藏不住的喜悦啊,跃然纸上无法言表。本次慕士塔格攀登过程中最美好的瞬间在于此。

接下来就是一路很有默契的跟着走,4个小时之后顺利抵达大本营。

2号站娱乐 比找到自己的帐篷更重要的是要先找到厕所在哪里。可是为什么依然还是这么远!不过看在每次都能在去厕所路上遇到萌死人不赔命肥头大耳毛光锃亮长睫毛大尾巴的獭宝宝大家族钻洞狂飙秀恩爱打群架的份上,就勉强先不计较了吧。

大本营就在慕士塔格山脚下,每天跟山低头不见抬头见,天气好的时候能从望远镜里直接看到abc和c1的帐篷。蓝色的圈圈是abc,红色的是c1。路线清晰可见,看着近吧,走的时候就知道了。

这里应该是全国最晚日落的地方了,每天要到晚上10点半之后才会天黑。入夜的营地别有另一番风情。

从抵达大本营开始算,慕士塔格的攀登周期一般是14天,基本可以分成三个阶段,首先是拉练,然后休整,最后才是正式冲顶。

拉练共有两次,之前要先到大本营附近的冰塔林进行适应性徒步,来回不到2公里,海拔提升不到200米;

2号站娱乐第一次拉练是上abc或者c1运输物资,当天回到大本营,来回不到6公里,abc海拔5300,c1海拔5600;

之后休息一天,然后开始第二次拉练,第一天上c1,第二天上c2,海拔6200, c1到c2间偶有明暗裂缝若干,这次还过了个雪桥,所以需要结组。第三天c2撤回大本营。至此拉练全部结束,进入休整阶段。

休整的时候可以选择拼车去塔县,降一点海拔,洗个澡,吃点好吃的,睡个好觉,让身体缓一缓,也可以选择留在大本营,每天陪着山看着山跟山讲讲悄悄话。

休整回来之后就要进入正式的冲顶阶段了。第一天c1,第二天c2,第三天c3,当天夜里冲顶然后回到大本营,第四天回到喀什,攀登圆满结束。

6月30,有点阴,今天是拉练之前的冰塔林适应性徒步。到达冰塔林之前基本上就是在杂乱无序毫无章法的乱石坡上和大小不一形状各异的石头间飞檐走壁,期间好像还路过了一个可爱的小湖?

翻上一个坡,没有一丝丝防备,满眼的青石色变成了洁白世界中的少数派。眼前的冰塔林形状竟然如此迥异,有的像藏族村落里洁白的佛塔,有的像海面起伏的波涛,有的像跃龙门的鲤鱼露出水面的鳍,更多的就是简简单单清清楚楚一个尖尖利利干干净净的圆锥!如此精妙的组合,大自然的鬼斧神工着实令人叹为观止。

回来以后下午领装备,第一次见到传说中的踏雪板,要好好研究一下~~

2号站娱乐7月1,依然没有完全放晴,今天原计划是上c1然后回大本营,后来因为天气因素我们走到abc就折返了。

从大本营出发,跨过一条清澈见底的小小溪之后就要开始爬坡了。一条前人踩出来的碎石土路呈Z字型蜿蜒向上,一直延伸到雪线附近。不知道是因为自己速度慢,还是王红带的好,再或者就是路本来就不难走,反正,这段路比想象中好走很多。每一步都踩的很稳,也没有出现预想中的,上两步滑一步的场景,很知足了。

2号站娱乐 上了雪线不久就开始变天,浅浅的软雪不时在寒风中轻舞飞扬,视野瞬间变得模糊,身上也开始觉得冷。果断加了衣服之后继续走。几个小坡之后就看到两顶孤零零的帐篷出现在路线左侧,这里就是我们的abc,今天运上来的装备都要暂时存放在这里,下次再带上c1。之前在大本营看的,abc和c1的距离好像挺不远,不就是一个坡嘛~ 下次拉练的时候就知道了,的确,就是一个坡。

2号站娱乐 上山容易下山难,大本营的西瓜哈密瓜还有冰可乐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abc回来以后坐天幕下纳凉吃瓜,牛哞哞摇头晃脑的踱着方步飘然而过傲娇的选择对我们视而不见~

2号站娱乐 一夜无梦睡的香甜。要珍惜这来之不易的休整日啊~明天就要开始最后一次拉练了。c2的海拔是6200,这也将是我的海拔新高度。再往上,每一步,都是新的记录。

7月3倒是个晴天,早起之后大家都忙着收拾背包2号站娱乐,午饭后整装待发。第二次踏上去abc的路,有一点亲切,像是去赴一场跟老朋友的约会。四个小时之后顺利到达abc,然后开始爬那个,看起来不就是个坡嘛的坡了。

慢慢喘着气,深深吸进去,缓缓吐出来,三十步休息一次,每次休息喘十口气。一个多小时之后,我站在雪坡顶c1的帐篷群之前。先行上来的向导们已经烧好了热水,还加了葡萄糖,我一口气喝了五大碗,甜到瞬间满血复活~~~

2号站娱乐坐在帐篷里看c1的晚霞,绚烂无比。

7月4要从c1上升到c2,这段路据说是整个攀登过程中最困难并且最危险的。有明暗裂缝,要爬一个稍稍有点陡的雪坡,还要过一个雪桥,所以需要结组。

一早起来把自己塞进软绵绵暖呼呼的连体,像一头冬眠初醒的熊宝宝一样打着哈欠慢腾腾的钻出帐篷伸了个又大又舒展的懒腰,即将到来的,我全新的海拔高度,好期待。

2号站娱乐 深不见底的冰裂缝面露狰狞。

过雪桥了~

2号站娱乐 雪桥之后再上一个巨大的坡就到了c2。因为走的慢,所以大家还在休息的时候我就先行开始爬。走啊走走啊走走啊走啊走啊走,苍天哪!新的海拔高度真是又远又难~~~越走越慢,后面的小伙伴拼了1180步追上我,超过我,然后坐在c2的帐篷前笑眯眯的等着我。

不知道走了多久,终于看到了c2的帐篷。站在自己的海拔新高度,慕士塔格海拔6200米的c2营地,突然有种欲哭无力的感觉,想哭,但是没有力气了。

c2都走成这样,c3可怎么办...

在比玉珠峰顶还要高的地方睡了一个晚上,头也疼了大半宿,需要用连体把上半身垫高,半卧半坐的才舒服了点。瞬间穿越到了当年玉珠的c1么~后来不知道是怎么睡着的,而且早上醒过来的时候惊讶的发现居然是平躺着的~

7月5一早9点,收拾好东西开始下撤,1点50回到大本营。小伙伴们兴致勃勃的儿拼车去塔县,我只想留在大本营里,继续黏着我喜欢的山。本来都做好了一个人留守的准备,没想到还有两个人是跟我一样的想法。好神奇~

7月6是被牛哞哞叫起来的。可是印象中并没有预定morning call的服务啊~~为什么一大早感觉有人在推帐篷?开始以为是在做梦,后来听到了近在咫尺的哞哞声......

留守大本营的生活简单且清静。厨房专门给我们开了小灶,每天吃饱喝足了就是养尊处优气定神闲的坐在天幕下安安静静的看山,偷偷憧憬着几天后自己的冲顶,那将会是怎样的情景?

不知道为什么这样的日子竟然觉得过的很幸福。

休整的日子里陆续有冲顶的队伍回来,其中有个队友的手指被严重冻伤,我都没敢去看...还有相当比例的队友提到了一个让我非常惶恐的词:幻觉。

冻伤的风险其实是相对可控的,因为只要不出现太极端的天气,现有的装备足够应对。可是幻觉,7000米以上的超高海拔,理论上来说,除了冰雪石头之外应该没有其他,可偏偏就是有看到电梯的,看到花园的,还有说向导走错路了非要扯着向导脱离路线走到其他地方去的...真是天方夜谭一样,我惊的嘴都合不拢...

2号站娱乐怎么办,我会不会也出现幻觉?万一真的出现幻觉了怎么办?我开始慌了。于是:

“王红我会不会有幻觉?”

“我怎么知道。”

2号站娱乐“万一真的幻觉了怎么办?”

“跟着我走。”

“然后呢?”

“没有然后。”

2号站娱乐“可是我都幻觉了呀...”

“听我的话,跟着我走。其他不要想。”

“这样就可以了?”

“对。”

“好。”

或许这就是传说中那种,毫无保留的信任。

7月7,晴。塔县休整的小伙伴们下午陆续回营。今天晚上的重中之重是分配冲顶的夏尔巴

视频里笑的花枝招展嘴都合不拢的短发眼镜男就是传说中的罗彪,凯途高山大当家的。有这样一群8000米经历丰富的夏尔巴来保障我们明天的攀登,着实让人心里踏实了不少。

冲顶的日子,终于,在烤羊肉串和饺子之后,如期而至。此处并没有图,因为还没有来得及拍,就都吃完了。慕士塔格的羊肉之美味,实在是,此肉只应天上有,人间哪得几回闻!连我这样从来不吃羊肉的人,都深陷其中无法自拔。

下一次再回到大本营的时候,会带着7546的荣耀吗?

7月8,bc到c1

2号站娱乐走的比拉练时候慢了一点,但是7月9,c1到c2走的比拉练好很多。果然,适应过的海拔,感受就是不一样。头不疼了,也没有上次那么喘。可是现在担心的是明天的c3,不知道会走成什么样。毕竟,按照之前的经历,新的海拔对我来说还是个挺大的挑战。

7月10,c2出发

目的地是海拔6850的c3。新的海拔记录,每一步,都作数。

前半段是大缓坡,走的还行,最后一段路了,坡顶就是营地,但是,为什么,好像走不动了?呼吸乱了,腿软了,脚也迈不开步子,跟昨天的c2完全判若两人。鼻子和嘴都加上还是不够用,从三十步一休息,喘十口气,变成了,十步一休息,喘十口气,然后是,三步一休息,喘十五口气......瞬间开始对自己进行了充分彻底毫无保留的怀疑。

明天冲顶怎么办......

估计花了一个世纪那么久的时间才终于走到了海拔6850米的c3,下了包,跟明哥挤在帐篷前的垫子上,不想说话不想动,什么都不想。好像有点头疼。偷偷测了下血氧,天哪,前所未有的低。从登山以来就没有过这么低的数值。血氧62,心率118,要不要告诉王红...

晚餐是山之厨的鸡肉饭,幸好还能吃的下。

今晚要早睡,因为半夜就要起床冲顶了。跟在c2的第一夜一样,睡的很不踏实。不知道睡了多久,甚至不确定究竟睡着了没有。

2号站娱乐 就这样,熬了扛了忍了努力了奋斗了坚持了这么久,终于到了最后的时刻。穿好连体、高山靴、踏雪板、安全带,7546,我们一会儿见好不好~

又过了一个世纪,天终于亮了。

现在回忆起来,其实对于冲顶的记忆已经很模糊,不知道是不是海拔的关系。只是依稀记得,我和王红比大部分队友都出发的晚,然后前面的队伍不知道为什么走的很慢,于是王红带着我在夜色的掩护下硬生生的超了好多人。下来以后有队友跟我讲,看王红带我超的时候都替我担心。的确走的不轻松,但是,我相信王红。

天亮了,刚上最后那个平台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我突然觉得特别没有安全感,发自内心的心虚,于是每过一小段时间就要找个什么理由跟王红说话,确定他还在。哪怕其实他就在我面前很近的地方。

“王红你在哪儿?”

“......”

“王红我在哪儿?”

“......”

“王红几点了?”

“......”

2号站娱乐“王红我有点累...”

“......”

“王红我能登顶吗?”

“都走到这里了,你还想什么!”

而且,我觉得自己的反应好像会慢半拍。比如,王红跟我说话,我必须先停下来,然后想一想,才能给出回复,包括最后到顶,拍照,感觉自己就像个提线木偶一样,王红说一句我动一下。应该真的是有点高反了。

但是没有出现幻觉,至少我清楚的知道自己一路上都是跟着王红往上走。他就在我眼前触手可及的地方,还时不时的会回头来看看我有没有跟上,问问我手冷不冷脚冷不冷要不要喝水。

我挺好的,哪里都不冷。

谢谢你又一次带我登顶!

2号站娱乐继一年前第一次让我呼吸到6000米的空气之后,现如今又让我第一次看到了7000米的风景。

我的第九座山,你的第九次登顶。友谊地久天长。

2号站娱乐 下山的时候完全不记得什么时候曾经走过这条上山的路。一切都很陌生,路上遇见队友的印象也是支离破碎。我真的是高反了。

若干小时之后,当我坐在大本营的厨房里,贪婪的嗅着手上那碗刚刚出锅的肉炒蛋炒饭那令人迷醉的香气的时候,腿还在不受控制的抖,脚上的泡还很疼,但是心里,特别特别踏实。偷偷掉了眼泪,好像也是甜的~

QUANDUIDENGDING,GANXIEKAITU!

最后放几张自己喜欢的图,慕士塔格的故事,就此告一段落。

走了那么多路,看了那么多风景,其实,最重要的并不是风景,而是一起看风景的人。

所有的故事都会有一个美好的结局。如果暂时还不若想象中的美好,说明还没到最后的结局。

2号站娱乐 因为,最后的美好,时间都知道。

( 本文作者 : 凯途高山 )

网友评论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
  • 回复

    2号站娱乐MUFENGYIYIQIBAOMINGMASHANGJIEZHILE,HAIXIANGBAOMINGDEHUOBANDEZHUAJINSHIJIAN

    FABIAOYU:2020-3-30 16:35

  • 回复

    SHIA,JINGPINJINGPIN

    FABIAOYU:2020-3-30 16:34

  • 回复

    HAHAHA,XIEDEFEICHANGYOUQU

    2号站娱乐FABIAOYU:2020-3-30 16:34

  • 回复

    TUWENBUCUO,XIADEDANYEMEI

    FABIAOYU:2020-3-29 12:16

  • 回复

    TUWENZHENBANG

    2号站娱乐FABIAOYU:2020-3-29 00:16

发布新帖




2号站娱乐